当前位置:

“喝酒脸红”易患食道癌?

来源:肿瘤之家  时间:2018-10-31
摘要: <P>2009年,布鲁克(Brook)等人的研究比较了喝酒后出现红脸和不出

  2009年,布鲁克(Brook)等人的研究比较了喝酒后出现红脸和不出现红脸两组人群罹患食道癌的危险。他们发现有喝酒脸红现象的人只要有饮酒习惯,那他们确实比喝酒不脸红的人更容易患食道癌。但进一步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喝酒脸红者平时饮酒量较小,则其癌变危险相对较低(但比喝酒不脸红者危险仍高)。如果不仅喝酒脸红还大量饮酒、嗜酒如命,那么其罹患食道癌的危险就会急剧上升。

  我国学者在2010年和2011年发表的荟萃研究中进一步分析了不同基因型人群的饮酒习惯与食道癌发生率的相关性。研究发现,完全没有正常乙醛脱氢酶2的缺陷纯合子总体来看患食管癌的风险并不增加;反而是拥有部分正常酶的缺陷杂合子是食管癌的高危人群。

  这样的研究结果看起来似乎令人不可思议,为何拥有正常酶的人反而更危险呢?更加深入细致的分析能够帮助我们揭开谜团。

  对于大多数缺陷纯合子者而言,由于完全没有能够代谢乙醛的酶,因此他们是真的不胜酒力,并且饮酒后乙醛在体内蓄积会很快给他们带来非常难受的体验,所以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就主动避免喝酒了。

  但对于缺陷杂合子者,故事则是完全不同了……由于他们体内有少量能够代谢乙醛的酶,因此他们一般醉得相对比较慢。而如果长久出入于社交场合更是让他们逐渐学会了如何忍受与控制因喝酒带来的不良感受。与拥用完全正常基因的正常纯合子个体相比,杂合子个体饮酒后体内的乙醛浓度可高出6倍!可想而知,这些缺陷杂合子者如果毫无节制地狂饮,自然成了暴露于乙醛“魔爪”下的人群,其罹患食管癌的概率也随之升高。

  导致罹患食管癌风险升高的不仅仅是乙醛脱氢酶2的基因缺陷,个人的饮酒习惯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东亚人种中,饮酒本身也被证明是食管癌发生的危险因素。

  喝酒、红脸与食管癌——癌症发生的内、外因素与个体化干预

  我们常说癌症的发生是内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喝酒脸红与食管癌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尽管一些人可能并没有拥有千杯不醉的好基因,甚至他们是滴酒“不能”沾的缺陷纯合子者,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反而能够远离食管癌。与之相反,如果缺陷杂合子者因为体内有那么些酶而“洋洋得意”,反而会不小心牺牲了自己的健康。即使喝酒不脸红者,其罹患食管癌的危险也会随着饮酒量升高而增加。因此,大量酗酒的喝酒不脸红的正常纯合子者与饮酒量中重度的喝酒脸红的缺陷杂合子者罹患食管癌的危险是相似的。当然,最不可取的是完全没有乙醛脱氢酶2的缺陷纯合子者还大量酗酒,其罹患食管癌危险要远远高出缺陷杂合子者和其他人群。

  对于喝酒脸红的人而言,酒精所导致的乙醛蓄积确实能够显著增加DNA受损情况,进而导致患癌危险升高。但我们别忘了乙醛只是众多危险因素中的一个,对于食管癌而言,吸烟、不良饮食习惯(喜烫)同样显著升高患癌概率。

  多个危险因素的总体效果不一定是简单叠加,同样也可能通过相互作用而急剧升高癌变危险。例如,喝酒时吸烟显著升高唾液内乙醛的含量,那些喊着“烟酒不离家”的红脸“关公”们,更要小心啊。

  拥有怎样的基因(内因)我们恐怕无法决定或改变,但我们却可以通过改变生活习惯(外因)而尽量避免癌症以及其他疾病的危险因素。记得曾经我们一度向往着有一天能够通过判断一个人的基因而给予其个性化的治疗或干预——喝酒脸红的原因其实就是一个简单而常见的实例。科学家们预计,如果真的能够很好地指导督促喝酒脸红者少喝酒甚至不喝酒,那么仅在日本就会有约50%的男性食管上皮细胞癌患者能够得到有效预防。科技造福人类,谁说不是呢?

  (实习编辑:廖玉妹)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与 “喝酒脸红”易患食道癌? 相关的文章推荐